神十三乘组再出舱!为何太空出舱的每一步都令人惊心动魄?

2021-12-29 14:43:54 文章来源:网络

在很多人看来,航天员是一个很酷的职业,航天员可以乘坐火箭飞船,前往普通人一辈子也无法到达的太空,这**是一种**妙的体验。

但是,越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方,就意味着有越多的危险,而宇航员在太空活动,更是时时都要面临未知危险。

如今,我们的神舟13号航天员们已经在轨工作生活了71天,并在日前进行了第二次出舱活动。

此前,**的航天员们已经在舱内相继开展了空间试验、**学检查、空间站**巡检与日常维护,并且王亚平时隔8年,再度在太空中为全国小朋友上课,这也是中**天员首次在天宫授课。

▲王亚平太空授课

8年前,王亚平的首次太空授课,地面上就有超过6000万人观看,他也被称为“**牛**”,如今,当初在地面听课的小朋友们已经长大了,甚至不少人还因为这堂课,投身了航天事业。不过王**又迎来了新一批的小朋友。

这一次的授课,一方面是为了展示我国的航天技术,另一方面也是对大众进行科普,让大家明白,太空在失重、真空的环境之中,和地面的差异以及独特的优势,当然,**主要的是,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航天,对航天产生兴趣,吸引更多的航天人才。

太空授课的确很有趣,不过这一次的出舱活动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那么,航天员出舱活动都会面临哪些危险呢?、

其实,我们现在已知的危险依然很少,航天员们随时都可能面临任何突发状况。

太空中**大的威胁往往来得猝不及防,其中就**括无处不在的微流星和太空垃圾,在宇宙中,散布着数不清的微小物体,它们可能只是彗星喷射出来的灰尘和小冰粒,但是别看这些东西大多只有芝麻大小,但是它们的飞行速度却非常之快,往往可以超过12千米每秒,这样的速度,甚至可以穿透宇航服。

为了对抗这些微粒的撞击,现在的舱外航天服一般会采用一种高强度的芳纶纤维,并且在里边也使用了多层结构,用来一点一点吸收和消耗微流星的能量。即便如此,一旦被流星击中,航天服就会马上漏气。

要知道,航天服是依靠氧气给里边的航天员加压,一旦失去压力,人体内的液体就会沸腾膨胀,航天员会在十几秒内**亡。因此,如果航天服**压力传感器感应到压力过低时会立刻报警,通知航天员尽快返回空间站。

但是在舱外活动时,航天员的移动能力是非常弱的,想要返回空间站需要花费大量时间。

此外,我们都知道,太阳蕴含着巨大的能量,还经常发生太阳风暴,这种情况下,会有大量的高能带电粒子,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太阳质子。

如果航天员在舱外活动时突然遭遇太阳风暴,那就非常危险了。

对于航天员来说,太阳风暴具有一定随机**,想要防御也不容易,各国的航天服设计师虽然考虑了这种恶劣情况,但是想要做到**防护几乎是不可能的,要知道,仅仅是0.1毫米的空间碎片就可以击穿航天服。

不仅如此,虽然科学家们都很**,但是都只能基于理论来设计飞船和航天服等等设备,但很多时候,机器设备也无法保证完全就能按照计划运行,在发生突发情况时,考验的就是航天员的个人能力了。

在这之前,很多**的宇航员都在太空中遭遇过危险。

▲太空行走

例如“太空行走”**人,也就是苏联宇航员列昂诺夫,在他的**次太空行走时,就遇到了**烦。

1965年3月18日,列昂诺夫离开“上升2号”飞船,在太空中漂浮12分钟,让全世界为之震撼,但是当列昂诺夫准备回到飞船里时,他的宇航服却出了问题,因为内外压强的问题,宇航服在真空中膨胀得非常大,结果列昂诺夫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挤进狭窄的舱口了,关键时刻,列昂诺夫冷静地对宇航服进行了放气,这才成功减压,回到了飞船内,但需要指出的是,一旦放气出问题,那么列昂诺夫很有可能失去他的宇航服,甚至宇航服都会碎裂,**后在太空窒息而**。

就在同一年,**国的宇航员怀特也进行了太空出舱任务,或许是有了苏联的经验,**国人把双子座飞船的舱门设计得很大,怀特的确不用担心自己被卡在外面,但是怀特却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。

在他执行完出舱任务后,回到舱内,却发现飞船的舱门却关不上了,要知道,如果飞船舱门长时间不关闭,那么也会导致飞船内的压力失衡,严重的情况下,甚至会发生****。因此,就在怀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关舱门之时,位于返回舱值守的指令长詹姆斯就受到了地面的命令,要求詹姆斯在必要时放弃轨道舱和怀特,独自驾船返回地球,当然,此时还在努力关门的怀特并不知道这一切,不然肯定心态都要崩了。

**后,怀特还是克服了真空冷焊,成功关闭舱门,救了自己一命。

即便是到了21世纪,人类也不敢说出舱活动就能万无一失,2013年,意大利宇航员卢卡在国际空间站一次例行舱外维修任务时,他的宇航服就由于冷却水系统被脏东西堵塞,造成大量水涌入头盔里。

原来,当宇航员与空间站一起在轨道上飞行时,由于惯**产生的加速度与重力加速度抵消,在没有重力的情况下,水不会落下,而是会融入头盔,这些水渐渐覆盖了卢卡的鼻子、眼睛和耳朵,他听不见声音、看不清东西,甚至一度无法呼吸,好在卢卡此时非常果断,他立即决定返回气闸舱,这才免于在太空中被宇航服的水淹**。

而**的航天事业发展过程中,也并非一帆风顺,在**的**次太空探索过程中,同样出现了大问题。

2008年9月27日,神舟七号的航天员们开始了**次舱外活动任务,这一次,他们主要是做一个出舱尝试,并让五星红旗飘扬在太空之中。

当时,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率,航天员出舱后每一个动作都是预先设计好的,而且经历过千百次模拟验证,确保不会出问题。

不仅如此,为了模拟太空的失重环境,航天员每天都要穿着240公斤的训练服,在水池中利用水的浮力来模拟失重环境下的工作。

然而即便是在准备如此充分的情况下,中**天员的**次出舱还是出现了问题,航天员刘国明在开舱门时,发现因为吸力太大,舱门打不开,要是门都打不开,那就别提出舱活动了,于是刘国明让翟志刚跟自己一起用力,两人好不容易打开了一个缝隙,没想到舱门吸力太大了,门刚打开又被吸住关上。

**后,航天员们只能采用杠杆原理,用一根将舱门撬棍撑开了一个缝,让里面的气流冲出去,在实现了内外压力平衡后,这才好不容易才打开了舱门。

但是,给**宇航员们的挑战还远没有结束,就在这个时候,轨道舱内突然响起了火灾报警的声音,非常**,因为当时是全国直播,因此地面上的所有观众都听见了,所有人的心都揪起来了。

这个时候刘国明当机立断,坚定地告诉翟志刚,不管遇到任何困难,都坚决要完成任务。

而翟志刚的回答也很坚决。

不过因为这个突发状况,三名航天员不得不临时调整任务顺序,刘志明决定先展示五星红旗,他将头部探出舱,将国旗递给了翟志刚,翟志刚没有任何犹豫,高高举起了自己的手,这一刻,五星红旗终于在太空中飘扬,让地面上的**人欢呼雀跃。

▲五星红旗飘扬在太空

随后,景海鹏返回舱内检查故障,在离开前,刘国明特意跟他强调,如果真的是轨道舱起火了,那么景海鹏一定要把轨道舱分离保证安全,一个人返回,这样至少可以给航天组保留一粒种子。

好消息是,火灾报警只是误报,在当年的感动**晚会上,主持人问景海鹏当时有没有想到可能回不来?

景海鹏毫不犹豫地回答道,即使我们回不来,也一定要让五星红旗在太空中高高飘扬。

三名航天员在任务过程中表现出的,将生**置之度外的大无畏**神,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。

或许对安坐在地面吃瓜的看官们来说,太空行走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,每个人都很向往悬浮在太空俯瞰地球所带来的震撼,但是对于那些真正要亲身出舱执行任务的航天员来说,舱外活动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危险与挑战,从跨出舱门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是赌上**命来工作。

因此,每一个航天员都是用生命在完成祖国的任务,在此,我们也向**的中**天人致敬,祝愿他们平安凯旋!

来源:圆桌国际深度

上海嘉定某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的数据,许多机构求之不得。保险机构希望借新能源车上路数据,开发出保险新品;检验机构则想借数据提升诊断能力。同样,地铁各时段人流数据,也被共享单车**盯上,以期实现单车资源更科学高效调配……

设想很赞,但数据真正实现交易,需要数据撮合、加工、评估、定价、存储、交付等一系列环节。这些角色,被上海创新命名为——数商。

到12月25日,上海数据交易所“满月”,已产生首批多笔交易,不少交易主体和应用场景均突破常规,但还不够繁荣。解放日报·上观**记者获悉,数交所正努力搭建数商交易生态,酝酿成立数商协会。那么,数商长啥样?在哪里?记者为此作了一番调查。

全国场内数据交易重镇首提数商生态

2016年,上海成立数据交易中心,经5年实践探索,在今年升格为上海数交所。上海数交所副总经理卢勇坦言,尽管上海数据交易中心的交易量占到全国数据场内交易的半壁江山,但整个流通交易市场仍显单薄,场内只有三种角色:数据提供方、使用方,以及**。

事实上,数据要成为商品并**终实现成交,需要各路术业有专攻的数商帮忙。

复旦大学教授、大数据流通与交易技术**工程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黄丽华,以电信数据为例,直言想要获得这些数据过程中的种种痛点——

电信运营商记录了大量消费者和企业数据,有非常多的潜在需求方,**括**、**、科研院所等。但电信运营商并不知这些需求方的具体要求,并且顾虑重重,不时自我拷问:我可以卖数据吗?我的产品合规吗?该如何定价?客户可信吗?我的数据会不会被滥用?

“各种不确定**及道德风险,常会让运营商望而却步。”黄丽华说。

而作为数据需求方,同样有困惑:我要的数据在哪里?供应商可信吗?质量不好可以退货吗?

“所有的问号,都是数商存在的意义。”卢勇说。

上海数商强项:审核、评估与交付

其实,上海已有一些数商。协力律所合伙人江翔宇,就是负责数据合规审核的数商。首批在上海数交所挂牌的产品,大多是他筛选的结果。

江翔宇透露,数据审核的重点,**括对交易主体尽职调查、数据来源合法**调查、可交易**评估、流通合规**分析等。对于每款数据产品的审核耗时多在一周以上。

不过,经历数商合规审核后,数据产品在挂牌前都将拿到数交所颁发的数据产品登记凭证。有此“背书”,交易双方都放心。

除了数据合规审核,还有数据交付商。数据交付与其他商品不同,并非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,也很少由买方直接用**盘拷贝。卢勇介绍,基于已出台的数据安全法、个人信息保护法、上海数据条例等,不同安全等级的数据须采用不同交付手段。

比如,天气数据等安全等级较低的数据,可由卖方直接交给买方;相对敏感的数据,可能采用“沙盒”技术,买方拿不走原始数据,但可拿走计算结果,实现数据“可用不可见”;更高安全等级数据,如金融机构数据,需要用密文等技术手段实现交付。

据记者了解,上海数据交付商相对发达,交付方式也非常灵活。

数商生态,还需更多经纪人、评估商加入

但数商的商机远不止这些。

在上海数交所揭牌当日同时签约的首批100家数商中,既**括了像工商**、国网上海电力这样的数据交易主体,也涉及如协力律所、普华永道、星环科技等数据合规咨询、资产评估、交付等多领域。

然而相较传统的数据服务商,未来上海数商生态之繁荣,需要更多数据经纪和评估角色。

上海数交所首批签约的100家数商。

一些数据需求方曾向记者抱怨,以前在场外买数据,买来后才发现数据质量很差。比如,拿到**提供的数据后,发现同一天数据重复记录、数据单位不统一,或显示某日成交额暴跌,细查才知,实为当日数据缺失。所以,如果有质量评估商提前介入,对数据的完整**、****、一致**、有效**、准确**等进行“体检”并出具报告,就能很大程度避免买方“踩雷”。

上海数交所眼下更缺的是经纪人。在数交所揭牌当日,国网“企业电智绘”产品卖给了工商**,但国网电力上海公司互联网部副主任奚增辉颇感慨,“如果有经纪人帮忙,电力数据就能找到更多客户,也能早几年走上变现路。”

同样,如今那些希望**新能源车数据的保险机构,除了自己找上门去,更高效的方法是由经纪人从中撮合。因为专业经纪人基于对新能源车和金融的理解,在两边做好“翻译”工作,能帮助双方磨合出更适配的数据产品。

上海数交所数商生态中,“经纪服务商”一栏暂缺,等待数商加入。

那么,谁能成为经纪人?卢勇认为,数据交易的圈内人士更有希望转型为经纪人。比如,从事交通领域数字化应用的电科智能,已承建上海高速公路电子**车收费系统(ETC)项目。“该企业要为甲方提供服务,自然知道数据资源在哪里,数据需求是什么,完全可以**其产业链,做交通垂直领域的数商。”

此外,互联网大厂被普遍认为是海量数据的源头,其实,大型国有企业每天产生的数据量同样惊人,但其数据的商业价值往往被忽略。在黄丽华看来,这是数据经纪人可以狠狠发力的领域。“或许未来,某个企业有一个亮丽标签叫数商,更有可能某个产业园区、产业集**叫做数商,但上海一定是率先出现这类繁荣新生态的城市。”

来源:上观

上一篇:收款码代理商如何做聚合支付收款码推广?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阜阳生活网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